马田·史华兹:机密泄漏|thinkmarkets


  以下为作者和马田·史华兹的答问记录,问为作者,答为马田·史华兹:

  问:听说你的第二份工作,极不舒畅,可否略述一二?

  答:说来话长,归根结底,机构太大加上管理人员失职,引起报告外泻。1972年跳槽到另一间公司担任分析员,当时该公司共有三十名资料员,划分成三大组。资料董事惰性极重,吩咐每一组的高级分析员负责讨论其他组员的投资报告,最后的结果是每一个人的报告其他组员也都知道。

  问:问题出在什么地方?

  答:我写了一份医院管理公司的投资报告,看淡后市重要的理由,在于该等股份市价赢利率较高假如跌至与公用股相同的水平,已经足以带动股价下跌。问题出在一位喝醉酒的同事,在尚未公开报告之前通知了其他客户。

  问:结果如何?

  答:引起敏感抛售,谣言满thinkmarkets天飞。

  问:市场传说贵公司将会发表不利于某类股份的报告?

  答:对,由于我负责起草报告,自然成为头号嫌疑犯,要到交易所作证,足达六小时。

  问:经验惨痛,自不待言。

  答:差点失去,继续工作的兴趣,最后沉冤昭雪,但已经不能在次抬起头来,专心致志的研究那些公司的资料。!

  问:该份报告,如何处理?

  答:匆匆忙忙的公开发表,以免节外生枝。

  问:在第二份工作任内,一次意外,令你对资料分析逐渐失去兴趣,除此之外,可有其它因素引致阁下令某高就。

  答:当时是1973年我发现股市将会见顶回落而公司的政策是报喜不报忧。继续推出看好的报告。简直是没良心的事情。

  问:请举出实例。

  答:升降指数早已形成重顶。而我负责分析的股票市盈率已经高达四十至五十倍。整个华尔街的态度整齐划一,看淡的分析报告根本不可能公开发表。

  问:阁下撰写的投资报告当初并没有发表的计划,对吗?

  答:对。

  问:对,前途既然失去,憧憬如何应变。

  答:最后失去职位,做了四个月的无业游民。

  问:游手好闲。thinkmarkets

  答:刚好相反,努力学习图表分析,及电脑买卖程式。并以两万美元的储蓄投入战场。

  问:成绩如何?

  答:输得一干二净。

  问:梦想落空自信心可有受到打击。

  答:百折不挠的性格,助我恢复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