量子基金诞生 双雄珠联璧合,高额外汇返佣


  你是如何设立这个基金的?

  双鹰基金的股东可以决定是跟我,还是要继续留在安贺暨布莱公司,我们的分手很友善,一直到今天,安贺暨布莱公司还是我的交割经纪商和主要保管商。

  量子基金创立时资本额多少?

  它的前身是双鹰基金,一九六九年创立时,资本额四百万美元,一九七三年改名为索罗斯<高额外汇返佣/u>基金,资本额约一千二百万美元。

  这一千二百万美元当中,有多少是你自己的钱?

  当时很少,管理团队可以获得利润的20%,我有一位资金合伙人吉姆·罗杰斯(Jim Rogers),我们持续把应得的利润投资在基金里,并且像所有其他的股东一样,获得同样的投资报酬率,加上我们每年得到利润的20%,因此长期下来,我们在基金里的持股持续提高。

  罗杰斯现在以《投资骑士》(Invetment Biker,译注:罗杰斯和女友邰碧莎骑BMW摩托环绕世界后,写了一本书叫《投资骑士》)闻名,也是CNBC的分析师。你在哪里认识他的?

  他原来在华尔街一家小公司当分析师,然后来安贺暨布莱公司,和我在一起,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合力奋斗。罗杰斯是杰出的分析师,而且特别勤劳,一个人做六个人的工作,同时他了解并且赞同我的理念架构和投资哲学,所以我们协商的情形非常良好。我们的合伙关系成就斐然,我们不断地成长,但也因而产生一些问题,因为罗杰斯不希望再增加员工,他喜爱我们的合伙关系,不希望外人加入。我对他施压,要求扩大管理团队,以便配合我们日渐扩大的规模,罗杰斯抗拒这种做法,但我们还是聘请了一些储训人员,由罗杰斯从头开始训练,因为我们当时的理念是不要与华尔街发生任何关系,我们认为任何人有了华尔街经纪商的背景后,就遭到蹂躏,再也无法补救了。

  你们认为华尔街有什么地方错得这么离谱?

  我们的出发点都假设市场经常是错误的,实际上,我和罗杰斯最大的差别,是他认为流行的观点总是错误的,我却认为我们也可能错误。我们把华尔街的看法视为凡俗之见,因为我们不但希望与众不同,而且事实上我们也与众不同,带着凡俗之见加入的人,一定不能配合我们的操作。罗杰斯对这一点非常坚持,我没有那么固执,我愿意从华尔街聘请一些人,但是因为他的观念如此,因为他做所有的工作,我只好屈从他的意见。

  如果他做所有的工作,你做什么?

  我做所有的决定。

  他只分析吗?不负责决策吗?

  他从来没有负责过决策,也不容许他负责决策。

  为什么?他不擅于做决定吗?

  对。他精通分析,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分工。

  所以他会提构想给你,然后说:“你打算怎么做”?

  有时候如此,也有的时候,我想出一些构想,他去做研究。我也做一些研究,在我们进入新的领域或出了问题时,尤其如此。一般说来,我们遵循先投资,再研究的原则。我负责投资,他负责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