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万赚到200亿——台湾期货大亨黄毅雄+嘉盛外汇mt4


  他并不是一路顺遂地攀上颠峰。
  来自西螺破产家庭的黄毅雄,
  在转战期货之前,曾三度进入股市才获利而退,
  用的还是黑板下抢帽子的丐帮初级拳脚,
  而今,黄毅雄在期货市场施展武当派上乘武功,
  宛如东方不败,其间曲折耐人寻味。

  黄毅雄 西螺来的期货大亨

  去年统一企业改选董监事时,在内部都已安排好董事人选后,才发现集团外有人握着足够的股权及委托书,并有意入主董事会。吴修齐及高清愿不得不亲自出面协调,以下届的董事席位作为交换条件。这位神秘人物是富邦一0一室的大户--台湾期货大亨黄毅雄。

  黄毅雄来自西螺小镇一个破产家庭,家有兄弟姊妹七人,父亲很早就过世了,他的大哥毕业于台大外文系,但排行老么的他却因家庭经济已拮据,读到西螺初中的第二学期就缴不出学费......。

  休学后,他曾在家乡做过钉无子西瓜棋的木箱等零工贴补家用,后来到西螺万味香食品厂工作,十七岁前一直留在西螺。

  辛酸往事不堪回首

  那段时间有说不完的辛酸故事。提起这些童年往事,已四十岁的黄毅雄忍住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说:“二十三岁以前的事,我实在说不出口!”

  有一回,一位亲友背着一麻袋刚收成的花生和稻米到他们家,他感动的说不出话来,默默对着月光发誓:“愿意自己折寿让出一些岁数给这位亲友。”

  直到十七岁他北上学做布料的生意,才开始累积了一笔钱。二十三岁时,他看到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做股票,包括他的兄姐也都是股市的常客,他便开始踏入股市,同时也开始了他传奇的生命。

  一进股市,他便把做生意赚来的钱都赔了进去,只好把最后一个活会标出来还债,还了债后只剩二十万,家里的人全都反对他再做股票,但黄毅雄还是无法忘怀股市,这回再投入的结果,仅有的二十万只剩二万元,还负债三百万元!“不但老婆对我完全死心,甚至自己也一度打开瓦斯想自杀。”黄毅雄说。

  在离开股市一个月的冷静思考后,他发现股市里赚钱的就是那几位,便虚心地向人请教如何在股市作战。同时,他还开始大量阅读书报,拿着仅有的二万元又回到股市。开始在黑板下抢帽子(做短线交易获当日冲销),每次一下单就开始保持警戒状态,只要有赚一点就跑,黄毅雄自己苦笑的形容:跟乞丐一样,只要有人施舍一点就满足。他回想那三年在黑板下抢帽子的生活说:“我学到的是丐帮的武功。”

  三进股市无退路

  已经在市场赔了那么多钱,又有那么高的负债,若去找一份寻常的工作,薪水根本无法还债。“我像站在悬崖边,根本没有退路。”他说。

  不过,老天似乎有点垂怜他,六十七年有人要炒作炼铁股,黄毅雄买了两万股,又借贷了一些钱加码,结果炼铁从十五元开始起飙,这支炼铁股让他赚了二百多万。加上抢帽子赚的钱,黄毅雄还清了所有的债务,还剩三十万元。

  六十八年时,股市已步入空头市场,黄毅雄便拿着三十万元转战期货市场。当他在做股票的时候,他认识了大信董事长叶辉,而叶辉的弟弟在国外期货交易所当期货经纪人,叶辉经常在家里用电话下单。当时台湾没有终端机,也没有报价系统,几位朋友就集中到叶辉家利用电话询价下单,就这样揭开了黄毅雄的期货生涯。

  由于机运的配合,他刚好赶上黄金由一盎司二五0美元飙涨到八五0美元的大行情,黄毅雄原来误判行情,虽然都掌握到波段的高点放空,但是行情却是由三00涨到六00元的多头走势,逆势作单的结果,他并没有赚到钱。

  在黄金期货大捞一笔

  到一盎司六00元时,黄毅雄发现自己对大行情严重误判,才毅然改变策略,购入五00两黄金翻多头,结果在一周之内从六00涨到八五0元。他对当年以八四一元的价格卖出仍存有鲜活的印象。

  因为结算下来赚了八百多万,“我生平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,”他兴奋地在隔天半了二桌酒席请客,没想到第二天黄金竟由八五0元暴跌至六百多元。

  这个跌幅让很多人都傻了眼,“我也不例外,”黄毅雄说:我当时只觉得金价在八五0已震荡了三天,便决定平仓获利了结,也不知道盘面会有这么戏剧化的走势。赚了黄金这笔钱后,才奠定了他往后的基础。

  之后的依段时间,黄毅雄经常犯了急功躁进、无法以平常心来作战,这个阶段,他的财富起落多次,一直在零到一千五百万之间徘徊不定。直到七十二年,黄毅雄觉得在台湾做期货,资讯以及商品都不足,便决定带着五万美金,自己到香港的dean witter(美国第三大证券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)去做期货。由于产品多,机会也多,再加上心情并无他虑,他一改在台湾时的急功躁进,操作绩效也摆脱了在台湾时的“盘局”,从七嘉盛外汇mt4十二年到七十四年,“我的或胜率高达九五%,”他有些得意地说:在香港的那三年里,扎扎实实地赚了六千万台币(约一五0万美元)。

  带着一五0万美元举家移民至西班牙,原本是想过过宁静的生活,厌倦了在期货市场上厮杀,没想到,过不了多久就开始手痒了,但是他的获胜率却只剩二0%。他形容说:“常常剑出鞘后手还会发抖,‘做法’无法配合‘看法’,结果一败涂地。”

  几番起伏戏剧化

  在一年的时间里,黄毅雄带着六千万到西班牙,却只剩九百万回台湾。回来后更因急于想再造家园,心情又开始变得躁进起来,不久积蓄便快速度降到一七0万元。“我开始睡不着觉。”他形容:好像是个突然间丧失一身武功的人。

  他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,在以往财富来来回回的经验中,他发现,只有让买卖的心理达到平衡状态,才能在期货市场赚钱。于是,他又开始从一张期货合约翻身。宝岛银行期货筹备处主任黄馗佩服地说:七十五年我目睹黄毅雄刚回国那段落魄潦倒的情形;也亲眼看到他从一张美国t-bond做到一五00张,保证金由二万美元做到三00万美元。据dean witter的统计,在香港十几年,客户也有好几千个,但真正赚钱的只有二位,黄毅雄便是其一。

  野柳谈话说从头

  这样的战绩让周围的朋友叹为观止。一天晚上三点收盘后,大伙一起开车到基隆妙口吃宵夜,当时黄馗及现在日盛证券自营部经理黄金坤都在列,大家起哄问黄毅雄的作战经验,在几杯黄汤下肚后,黄毅雄开始有了“话说从头”的兴致。于是一票人在黄毅雄指定地点后,驱车前往野柳。

  这个被这批人喻为“野柳谈话”的聚会,在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下,从凌晨五点太阳还没出来开始,直到日正当中才结束。黄馗开玩笑地说:“我和蔡金坤就是在野柳谈话中被‘超渡’的。”

  而对黄毅雄而言,在期货市场打滚多年,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七十七年做黄豆期货的经验。当时他手上还握有一五00张黄豆合约,后来美国发生干旱,在一个晚上,他全数平仓后,他的帐户里霎那间多了五千万元!他生动地模仿当时那种既兴奋又有点不敢相信的表情,马上打电话回西螺用台语对他的母亲说:“妈,你知道我今晚赚多少钱吗?”

  三分机运七分苦工

  一个西螺初中肄业的学生,能够成为期货市场的常胜将军,黄毅雄虽不否认他的机运不错,但他也表示:自己在研究上下了相当大的功夫,”甚至请家教老师教授英文。且七十五年回台湾后,他因为股票、期货二头做,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现在就常受耳鸣之苦。

  “进入期货市场是一条很艰苦的路。”黄毅雄说:我不鼓励年轻人进入期货市场,但若真有兴趣,应先扎深研判行情及技术分析的基本功夫,并且在进场前就要拟好买卖的战略观,然后调适自我的心理,最后还必须配合持久的毅力,才能在期货市场有决胜的能力,这就是他所强调的致胜四大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