杰西·利物莫:“失败者”之死_外汇社区


  杰西·利物莫对自己的人生的外汇社区看法,集中地表现在这样一句话“我的人生是一场失败!”

  1940年11月,杰西·利物莫在曼哈顿的一家饭店大醉之后,给他的妻子写了一封信,信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:

  “我的人生是一场失败!”

  然后,利物莫在饭店的衣帽间里,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据说,他身后留下的财产不足10000美元。

  一个曾经在股票、期货市场数次大起大落,赚得过几千万美元,也同样亏损过比这更多数量的财富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交易神话的传奇人物;一个写过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、《股票大作手操盘术》这样流芳百世的投机经典之作的交易大师,怎么结局如此悲凉和凄惨?

  天分与勤奋造就了利物莫的传奇故事,而这个故事的结局却是如此的离奇和荒诞。利物莫的死,令多少投机领域的年轻人痛心疾首、扼腕叹息,并由此感到前途灰暗。

  一位网友的感慨与我心有戚戚也:

  无数个夜晚,当我立志把投机作为我人生最大的选择时,在我的心头总挥不去这样的疑问:1929年的利物莫不是声望远播,深具统治力、影响力了吗?为何十年后,他不是更伟大了,而是自杀了呢?当时的他是如此的强大,相信很难有人能从外部来撼动他,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他的失败?

  作为一个投机客,他的天分与成就,骄傲如我不敢望其项背。绚烂夺目的一颗巨星陨落了,一尊我心中的神庙轰然倒下了!走时的宁静仿佛只为注解他曾说的一句话:

  “你可能是一时的国王,但你永远无法打败市场。”

  1、利物莫之死的哲学解释——自杀源于对人生和投机事业的内在绝望。

  很多朋友曾经问过我,投机天才利物莫为什么最后会走向自杀之路?

  刚开始时我对此不以为然,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。根据公开报道的一些资料,包括家族精神病史、妻子不忠、破产等都对利物莫之死产生了深深的影响,当时我以为大约是这些偶然因素导致了利物莫的自杀行为,

  后来看了20世纪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的《西西弗神话》,虽然关于西西弗的人生是否是幸福的,我和加缪的态度并不完全一样,但是他的思想对我理解利物莫的自杀颇有启发,我也因此对利物莫之死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。

  毫无疑问,由破产引起的一系列事情和利物莫最后的死是有关系的。我们可以设想一下,假如最后十年利物莫在投机市场的结果是另外一种情形,很可能就不会出现这一惨剧。但是,在利物莫的一生中,破产的发生远不止一次,在他的人生舞台剧中,他曾经多次体会过从辉煌耀眼的成功到一贫如洗、穷困潦倒的失败过程。每一次他都凭着自己的天赋、智慧和顽强的意志,走出困境,东山再起,而从来没有被真正彻底地击倒过。从一个投机者的角度看,应该说,像利物莫这样经历了大风大浪,心理承受力非同寻常的人,破产不会直接导致他的自杀,他自杀的根本原因,可能是在他的内心深处隐藏着某种更为深刻的东西。

  加缪说:“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:自杀。判断生活是否值得经历,这本身就是在回答哲学的根本问题。”

  几十年的交易生涯中,利物莫的命运似乎也是这样:一次又一次地从一笔小钱开始,通过在股票、期货市场顽强努力的拼杀搏斗,最终积累了成百上千万美元。但是,一次又一次,因为各种各样必然或者偶然的原因,稍不留意,他又迅速失去这些辛辛苦苦赚来的财富,陷入破产的境地,重新品尝失败的痛苦。

  一个人在赢和亏、成功和失败、希望和绝望之间一次一次地轮回和摇摆,他的精神和物质生活,不断地重演着从谷底到高峰的历史怪圈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?这也就是笔者把这本书书命名为“独自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”的原因。其中的无奈、绝望、痛苦、沮丧的感受,也许只有一个亲身在投机市场打滚多年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个中滋味

  在早期的投机生涯中,利物莫的内心深处,一直对投机结果的最终成功抱有坚定的信念和希望,他对自己的未来是乐观的。这也许和他在对赌行的屡战屡胜、少年得志、早期出色的战绩、被人誉为交易奇才等不无关系。他也确实拥有令古往今来所有投机者艳羡的交易天赋和市场洞察力。无论在交易中处于什么样的困境,他总是能转危为安、重新崛起。

  从20世纪初期到1929年的20多年时间中,利物莫在投机市场赢得了非常显赫的声名,拥有广泛的影响力。以致于只要有一条他在卖空的传闻,就会使某一种股票价格下跌。他的名字也经常被登在报纸的头版头条。

  在利物莫的投机生涯中,暂时的挫折,紧接着的往往是一次更大的胜利,这使利物莫更加执着地投身于这种战胜市场的游戏之中。在多次东山再起之后,利物莫对失败的判断明显带有过多的乐观主义色彩,自信空前膨胀。有人说:利物莫式悲剧可能正来源于他的天才,少年得志的张扬,历尽磨难,东山再起的豪迈,统统化做了一个强烈外汇社区的信念:人定胜天。

  利物莫曾经不只一次说过,他是把投机活动作为毕生事业追求的人,从某种意义上说,投机就是他生命的全部。

  也许,正是因为受这种思想的支配和影响,1917年、1929年,利物莫连续2次在投机市场赚了几百万、几千万美元,功成名就以后,并没有选择急流勇退,也不是只拿一小部分的资金继续在市场交易,还要把全部身家性命压在市场之中。因为对他来说,生命就是投机,投机就是生命。

  问题是复杂的,没有这种执着和敬业,也许就没有利物莫以前的出色和辉煌。但是,这种思想倾向如果过于执着,也是危险的,也隐含着他以后不幸的结局。

  有人说:一个富有想象的人,在他的生活中,总是看到自己的生活具有传奇色彩,这就决定了他的生活方式:与其说他想创造美好的生活,不如说他想使他的生活成为一个美妙的故事。

  利物莫意识到了自己深刻的交易思想和无与伦比的市场洞察力,足以战胜任何市场变化的诡谲风云。但是,也正是这一点,却却又是一个陷阱,一个他自己构筑的人生陷阱。他对投机事业的狂热和痴迷,在一定程度上,使他背离了生活本身最真实、最基本的现实性的一面,背离了人首先得活着这个最基本的常识。投机活动并不是生活的全部,投机成功只是人的幸福的一部分。而在利物莫的世界里,当他无意中把投机活动的输赢视为他全部生命的意义所在时,生活的意义一下就变得狭隘,他眼中的世界也被禁锢了。一旦投机失败,就意味着他人生的彻底失败。